2021年11月29日
國際刊號:ISSN1004-3799 國內刊號:CN14-1155/G2 郵發代號:22-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在中高考中增加法治知識占比用意何在?專家解讀

2021年11月15日 來源:法治日報作者: 陳磊

近日,教育部印發《全國教育系統開展法治宣傳教育的第八個五年規劃(20212025)》,提出要充分發揮課堂教學主渠道作用,推動提升法治教育課時占比,適當增加法治知識在中考、高考中的內容占比等。

在青少年法治教育中,如何才能充分發揮課堂教學主渠道作用,需要破解哪些難題,怎樣才能實現規范化和常態化?

圍繞這些問題,《法治日報》記者采訪了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法治與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袁治杰,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少年法庭負責人秦碩和河南省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王運慧。

未納入國民教育體系 缺課時缺師資缺教材

記者:教育部印發全國教育系統開展法治宣傳教育八五規劃,為什么提出青少年法治教育要充分發揮課堂教學主渠道作用?

袁治杰:近年來,中小學法治教育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還存在一些不足。一方面,青少年法治教育成效不顯著;另一方面,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去年發布的《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白皮書(20142019)》,自2017年開始,未成年人犯罪數量開始增加,給青少年法治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在我國當下,青少年的父母很少有認真對待法治教育的,法治教育很難和藝術、才藝類的教育相比,因此通過課外教育推動法治教育并不現實。在這樣的背景下,強化課題教學的主渠道作用,無疑是值得肯定的。

王運慧:早在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時,中央就提出“將法治教育納入國民教育體系,從青少年抓起,在中小學設立法治知識課程”。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中央相繼印發《法治中國建設規劃(20202025)》《法治社會建設實施綱要(20202025)》,其中都提出加強青少年法治教育方面的要求。

與此同時,近年來,青少年犯罪已經成為一個必須正視和亟須解決的問題,加強青少年法治教育尤其是課堂教育自然被重視并提上日程。

記者:目前,我國的青少年法治教育在充分發揮課堂教學主渠道作用方面,有哪些難題需要破解?

袁治杰:中小學法治教育目前面臨的困難主要是三點。

第一,缺師資。法治教育畢竟對專業性有一定要求,中小學校的“道德與法治”課程,傳統上都是由講思想品德課的老師講,這些老師基本上沒有專業學習過法律,很難勝任。

第二,缺適合中小學生的法治讀物。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和同事合作組成律豆博士團隊,創作了《正義島兒童法治教育繪本》,2018年正式出版,努力填補這個領域的空白。后來我們又創作了《從小學憲法》和《不一樣的民法典漫畫兒》,但市面上這樣的書還是太少。

第三,法治教育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無論是學校還是家長,都沒有充分理解法治教育的重大意義。無論是法治國家建設、法治政府建設,還是法治社會建設,都建立在法治公民建設的基礎之上。缺失有法治意識的國民,法治就是無本之木。

秦碩: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法治教育還沒有納入學科教育,沒有納入國民教育體系。

教師欠缺法治教育能力也是問題之一。一線教師雖然有豐富的教學經驗,但是對法學理論、法律知識、運用能力的掌握都有一定欠缺,很難讓學生通過簡單的課本教學真正理解法律、活用法律,形成法治思維。

王運慧:法治課堂教育如何實現專時的課程、專門的教材、專業的授課教師等都是目前面臨的困難。

比如,設立專時的課程,必然要減少其他課程的時間,如何從原來的德育課或者思政課里獨立出來,與其他傳統學科進行權衡都是要考慮的問題。專門的教材必須根據不同年齡段對法治的認知和接受的不同程度來編制。

開齊開足開好法治課 法治意識教育更重要

記者:在具體舉措中,為什么“適當增加法治知識在中考、高考中的內容占比”備受社會關注?

袁治杰:學校和家長都不重視法治教育的根本原因,固然與沒有理解法治教育的內在意義有關,但也有形式上的原因,即應試教育導向,只要考試不考的,學校不重視,家長不關心。

因此,適當增加法治知識在中考和高考中的內容占比,必然會強化全社會對法治教育的重視程度。

然而,法治教育不是簡單的知識灌輸,而是引導學生理解法治的核心理念。比如,對規則的遵守意識、基本的權利意識等。真正的法治教育,一定是普及法治意識教育,而不是法治知識教育。

秦碩:這種明確的、具體的指導性政策,可以引起學校、家長和學生不同層面對法治教育的重視,也可以全面提升學校在課堂教學中的課時設置、內容安排的重視程度。在家校共育的同時,也能讓學生有足夠的時間學習法律知識,就像學習物理、化學、歷史一樣,把掌握法律知識變成“童子功”。

王運慧:如果老師只注重講授中考高考知識點,學生也是為求高分死記硬背,那就難以讓青少年從中吸收法治精神,樹立法治信仰。所以要注重通過教學相長和合理科學的評價體系,讓這一規定落到實處,起到實效,培養學生的守法意識和用法能力。

記者:該怎樣落實“充分發揮課堂教學主渠道作用”,推進青少年法治教育規范化和常態化?

秦碩:需要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一起完善制度、制定計劃,將青少年法治教育納入國民教育體系。比如,編寫法治教育的專門教材,結合法學、教育學、心理學、社會學等不同領域,制定適合學生學習的、與現實生活相結合的教學內容,推動大中小學開齊開足開好法治教育課,推進青少年法治教育規范化和常態化。

在教學過程中,引入有少年司法經驗的一線工作者進行案例教學,提高學生對法治教育的興趣和對法律知識的理解能力。同時,要讓學生走入真實的法治環境,學校或者教委可以聯動司法機關,建立更多法治教育基地,定期開展法治實踐活動,讓學生體驗公民的權利、義務的行使,感受國家法治建設的進程。

袁治杰:首先,要全面提升課堂教學的質量,提升授課老師的法治知識素養。通過法治國培計劃等項目,全面培訓全國所有道德與法治老師。

其次,應該全面落實法治副校長制度,讓學校領導層提高重視度。如果學校沒有法治意識,那么法治教育也很難推動。中小學應該通過購買社會服務的方式推動課堂教學。

最后,青少年法治教育是一項長期的事業,這也要求各大法學院全面參與,有義務為中小學輸送更多掌握扎實法律知識的師資。


【責任編輯:杜娟】

視頻推薦

圖片新聞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