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9日
國際刊號:ISSN1004-3799 國內刊號:CN14-1155/G2 郵發代號:22-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陶松銳的“感恩”情結

2020年03月11日 來源:記者觀察作者:林宏偉 王少波

本刊訊(記者 林宏偉 通訊員 王少波)在浙江大學西溪校區附近,住著一位75歲的睿智老人。

他,沿著浙大老校長竺可楨的辦學道路,一路扶貧濟困,捐款1000多萬元,為貧困地區培養了數百名大學生;

他,帶著一名被“校園貸”逼上絕路的畢業生,參加浙大老書記張浚生的葬禮,鼓勵學生重新走上創業路;

他,向現任浙大副書記鄭強承諾,要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沿著浙大西遷之路辦四所感恩大學。

他就是,原浙江大學團委書記浙江大學教育基金會西遷感恩基金管理委員會常務理事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前沿科技學校校長陶松銳。

情結是一群重要的無意識組合,或是一種藏在一個人神秘的心理狀態中,強烈而無意識的沖動。

微信圖片_20200313093406

浙江大學副校長鄭強為陶松銳頒發捐款證書

“公益”到“感恩” 陶松銳在打一個結

2004 年131 日,農歷大年初十,西子湖畔的樓外樓,浙江大學書記張浚生做東,邀請新老書記開了一個團拜會,交給大家一個由時任省委書記習近平同志交辦的任務:浙江大學主體搬到紫金港校區后,幾個老校址正好有富余教育資源,要求由浙江大學牽頭,培養以制造業為主的高技能人才,以解決浙江省高技能人才匱乏的瓶頸問題。

“要有規模的培養制造業高技能人才,必須購置數控機床、加工中心、汽車整車等一大批實訓設備,起碼需要資金1000萬元。但教育部劃撥浙大的實訓設備資金是一個蘿卜一個坑,怎么解決這個問題呢?”張浚生問在座的各位。

席間商定,由原浙江大學團委書記陶松銳在成功校友中進行集資,由浙江大學各相關學院參與,在半年內投入運行。張浚生書記即席決定將機械工程學院、電氣工程學院、計算機工程學院三個國家級科研中心的師資力量和設備整合起來。這樣,一個涉及三個學科的省校合作項目,在浙大如火如荼地開展了。

2012年,浙江大學為了爭創世界一流大學,將職業教育業務與大學脫鉤,陶松銳擔任起改制后的杭州經濟開發區前沿科技學校的校長。

“習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間,確定浙江大學作為他的工作聯系點,先后18次來到校園調研指導,多次作出重要批示,多次為師生作報告。浙大發展的每一步、每一個關鍵節點,都離不開他的親切關懷和大力支持。”陶松銳介紹說,“2005年9月23日,習近平決定在浙大召開省委常委會,會議圍繞培養什么人、怎樣培養人、為誰培養人這一根本問題,就進一步加強黨的建設,夯實學校思想政治工作,推進教育改革,打造世界一流大學,統一省委常委與浙大黨委班子的思想行動等方面做出部署。會前,習近平首先帶領大家參觀校史館,回顧1937年國家和民族危急存亡關頭,浙大舉校西遷艱苦卓絕的辦學歷程。稱浙大西遷是一支文軍的長征。”

1937年8月,日寇進攻上海,逼近杭州。9月,浙江大學校長竺可楨帶領師生離開杭州,橫穿浙江、江西、廣西、貴州4省,行程2600多公里,歷時兩年半,最終將校址遷到貴州遵義、湄潭,并在當地辦學7年,于抗日戰爭勝利后的次年1946年遷返杭州。烽火連天,舉校西遷,浙大不僅在戰亂中堅持辦學、堅持科研,而且辦學規模也發展壯大。1946年回到杭州時,浙大已有文、理、工、農、師、醫6個學院,25個學系,200余名教授、講師,2200名學生,規模比西遷前擴大了3倍多贏得了“東方劍橋”的美譽。

最為感人的是,時任浙大校長竺可楨一心為保民族文脈,悉心辦學,妻子和一個兒子都因患痢疾無錢醫治,在西遷路上去世

從辦學之初開始,陶松銳就一心想著報答第二故鄉,為貧困地區培養人才。他每年都從貴州遵義招收30名建卡立檔的貧困生,免費幫助他們完成學業,同時為每人每月提供600元的生活費。

“一天,吃中飯的時候,我發現我們班里有兩位同學沒有到食堂用餐,我向同學了解情況后才知道,這兩位同學家里難,不能給她們寄生活費,學校補助的錢只能夠吃兩餐。我把這個情況告訴陶校長后,陶校長哭了,還有這么困難的家庭啊!他當即決定給家里困難學生每月增加200元生活費。這事,我們學校一直堅持做了8年。班主任繆老師說。

就這樣,陶松銳堅持8年,先后為貴州等貧困地區培養了數百名大學生。他也被浙江大學教育基金會聘為西遷感恩基金的常務委員。

弗洛依德認為:情結是一種受意識壓抑而持續在無意識中活動的,以本能沖動為核心的欲望。

“扶貧”到“扶志” 陶松銳在連一個結

“前沿科技學院是從浙江大學省校合作項目發展而來的,浙江大學領導和知名校友傾注了大量心力。當學校要求給幫過忙的領導一點回報時,大家都拒絕了。”陶松銳對記者說,“于是,我只有用這種辦法回報社會,回報革命老區。我們以論語中的士不可以不弘毅, 任重而道遠,把貧困班命名為遵義湄潭弘毅學子班。

士不可以不弘毅。由于我們資助的學子陸續畢業,有的回家鄉發展,帶領鄉親們發家致富,有的留在杭州創業杭州經濟開發區前沿科技學校的名氣也越來越大了。許多貴州貧困地區的家長紛紛要求將子女送到前沿科技學校就讀。陶松銳對記者說

一位前沿科技學校的學生A同學,畢業后留在下沙工作后,創業心切,向校園貸借了兩萬元,投資到某平臺,創業失敗后,又遭到校園貸的催款在萬般無助之下產生了自盡的念頭。當該同學原來的班主任將此事告訴陶松銳后,他二話沒說就幫A同學還上了兩萬元款。

一個月后,陶松銳微信里收到A同學2000元的還款,并附言說找到了工作,每月4000元,可以還2000元。陶松銳想,當時幫忙還錢時沒想要這位學生還的現在他主動還款,這不正是浙江大學幾代人一直在追求的求實、誠信精神嗎?這回被感動的是陶松銳自己了。

這年春天,老書記張浚生不幸去世了,陶松銳特意讓A同學作為學生代表前往悼念張浚生書記。他說,張書記看到這樣的學生,一定會含笑九泉的。

榮格認為:情結有是由有關觀念、情感、意象的綜合體,可以將情結想成一群無意識感覺與信念形成的結。

“輸血”到“造血” 陶松銳在解一個結

今年是扶貧攻堅之年,也是“十三五“的收官之年。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強調,消除貧困、改善民生、逐步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中國共產黨的重要使命。

中共中央國務院在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中指出:“加快實施教育扶貧工程,讓貧困家庭子女都能接受公平有質量的教育,阻斷貧困代際傳遞。”“加強有專業特色并適應市場需求的中等職業學校建設,提高中等職業教育國家助學金資助標準。努力辦好貧困地區特殊教育和遠程教育。建立保障農村和貧困地區學生上重點高校的長效機制,加大對貧困家庭大學生的救助力度,對貧困家庭離校未就業的高校畢業生提供就業支持。實施教育扶貧結對幫扶行動計劃。”

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既有利于緩解當前就業壓力,也是解決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戰略之舉。改革完善高職院校考試招生辦法,鼓勵更多應屆高中畢業生和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報考,今年大規模擴招100萬人。

陶松銳常年面向貴州貧困學子扶貧支教,深得浙江大學領導的贊譽去年11月,陶松銳等代表參加浙江大學龍泉西遷辦學80周年紀念會,浙江大學黨委副書記鄭強親自把貧困生接進浙大紫金港校區,并發表了勵志演講。

陶松銳深知,每年盡自己的微薄之力,為貧困地區培養幾十名大學生,對整個中西部貧困地區來說只是杯水車薪,教育扶貧永遠在路上為貧困地區“輸血”不如為貧困地區“造血”。于是他向鄭強副書記提出要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盡一生的積蓄,沿著當年浙大西遷的道路,浙江麗水(浙西南根據地)、江西吉安(井岡山根據地)、廣西宜州(百色起義根據地)、貴州遵義(遵義會議舊址)四地,新辦四所職業大學,產教融合,為貧困地區培養有助于產業發展的實用技術人才。

他的想法當即得到浙江大學黨委副書記鄭強的肯定,鄭強副書記鼓勵說,這是一個偉大的項目,需要百倍的努力,要有撞倒南墻不回頭的執著才能成功。

2020,扶貧攻堅,不是陶松銳一個人在戰斗。

愿陶松銳老人創辦的西遷感恩學院早日開學。


【責任編輯:范蓉】

視頻推薦

圖片新聞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