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9日
國際刊號:ISSN1004-3799 國內刊號:CN14-1155/G2 郵發代號:22-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他是新任中書協主席孫曉云“背后的男人”

2021年02月02日 來源:書法超市

出生在三牌樓軍區大院里,作為典型的部隊里長大的孩子,我走著一條“規矩”的人生。從三歲起就開始聽家里的話練習書法,高中畢業17歲時插隊,然后進入部隊,然后進入南京書畫院、江蘇省美術館。

1

知青時代

青春時代是在插隊和部隊中度過的,1973年,我去江浦永寧公社插隊,成了一個知青。每天四五點鐘天沒亮就得下田勞作。夏天插秧,螞蝗釘了一腿,秋天割麥子、脫粒、挑擔;大雨天,赤著腳,在糞堆里走來走去。78月份搶收搶種,沒日沒夜的干,我的皮膚被曬成古銅色。有時渴了,為圖省事,往往舀起池塘里的臟水就喝。但青年時代的“吃苦”,和現在的感覺大不相同。那時候人們心里總是很樂觀,即使現在回想起來,那些非常艱難的事情,當時并不覺得苦。

盡管每天很辛苦,但我一直沒停止書法練習和創作。插隊期間,時間非常緊,一天15個小時勞動下來,人累得沒了形,我還是忍不住想練,晚上沒燈我就在空中比劃,心里默寫。生產隊每次要寫一些大標語,應急宣傳的東西,出大字報專欄,那些大大小小、不同字體的字,我爬上爬下寫,上過樓頂,爬過高墻。在農村的堤壩上,那種幾十平米一個的大字,我一個人也完成過。等到上世紀80年代,我去了部隊當圖書管理員,終于給了我一個系統學習書法的機會。

上面使用孫曉云女士對自己小時的回憶,幼年學書主要是得益于母親的教導與傳授,然后目母親教授她搭建字體的結構以及筆畫,最后才開始自己的啟蒙學書,但后來,真正令孫曉云女士走上書法藝術道路,并且讓她數十年下來,與書法藝術結下不解之緣的,當屬孫曉云女士的姥爺,也就是很多書有愈加敬佩的著名金石大家朱復戡先生。

2

孫曉云

2021127日當選為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曾任江蘇省書法家協會主席,江蘇省政府參事,江蘇省文聯副主席,江蘇省美術館名譽館長。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一級美術師。博士生導師。中共十七、十八、十九大代表。“全國先進工作者”(全國勞模)、“全國杰出專業技術人才”、“全國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全國文化系統先進工作者”、全國首批宣傳文化系統“四個一批”人才,獲中國書法“蘭亭獎”“藝術獎”、江蘇省委省政府首屆“紫金文化獎章”,“江蘇省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先進人物”。理論專著《書法有法》先后二十九次再版,出版小楷書中華傳統德育經典——《老子道德經》、《大學》、《中庸》、《論語》、《孟子》四書合輯、《歷代家規家訓選》、《中國賦》等。

3

朱復戡苦心栽培 孫曉云學有所成。

說起朱老先生,不得不提,他這一生勤奮好學,飽讀詩書,不僅是一位文化功底深厚的文學家,更是一位頗有書法成就的書畫家,同時也正是良好的家庭環境及機緣巧合,才讓朱復戡先生成為孫曉云老師的書法啟蒙教師,最后三歲開始習書練字的孫曉云女士便由此走上了書法藝術的道路,并由于自己的勤奮好學以及天賦稟異,讓孫曉云女士的書藝水準日漸成熟,最后才有了中書協主席的孫曉云女士。

所以我們可以發現,縱使孫曉云有著自己的書法天賦以及勤奮好學,但是倘若沒有姥爺朱復戡先生的淳淳教導以及耳濡目染,孫曉云女士又怎么會有現如今的書法成就呢?

4

朱復戡先生遺影

朱復勘老于藝事早慧,幼童時即為吳昌碩呼作“小畏友”,青年時代又成上海灘第一“潮男”,其曾騎“赤兔馬”(其時國內唯一一輛斯蒂龐克紅色跑車為朱老私家用車),執“亮銀槍”(德造皇室專用白銀勃朗寧手槍),時時出現在老上海上流社會的社交場合,謂之海派第一公子哥,當能稱是。加之朱復老的金石書畫諸藝冠絕海內,風華正茂的他,才華橫溢兼風流倜儻,遂成無數美女名媛們心間之第一夢中情人矣。

而當年上海灘上所有的名媛交際花,更以與“朱神童”有交情及相好,而身價倍增。最富傳奇的是,朱復老與同為翩翩佳公子的李叔同就是在海上第一名妓“小六子”的“書寓”內相識訂交,這一逸事,至今仍在藝林傳誦不絕。

5

青年時代的朱復戡

然而,在己丑年后,一切生產資料歸于公有,所有個體勞動者被漸次取消,原本賣藝生涯大好的朱復老,做夢也想不到,自己在此十里洋場中,忽然淪為一無業無職的“社會閑雜人員”矣。中年的朱老為了在上海求一工作職位謀生,不得不放下原有高傲的身段,托人無數,且主動為當時的陳~毅市長刻印,以求其能為分配一“公家單位”安身立命。但是,不遂人愿事常八九,盡管朱復老百倍努力,卻仍舊一無所得,昔日“眼空四海”的朱公子,竟在曾經最熟悉的這片土地上,舉步維艱,一籌莫展起來。一嘆。

6

7

8

朱復戡(1900年9月22日—1989年11月3日)

原名義方,字百行,號靜龕。40歲後更名起,號復戡。祖籍浙江鄞縣梅墟,生於上海。師從南洋公學(上海交通大學前身)總理張美翊。為題襟館金石書畫會早期會員,與吳昌碩、沈曾植、馮君木、羅振玉、鄭孝胥、康有為等過從甚密,獲益良多。留法國歸國後任上海美專教授。新中國成立後歷任中國書法家協名譽理事、西泠印社理事、山東省政協委員、山東省文史研究館館員、上海交通大學兼職教授、中華青銅文化復興公司榮譽顧問等。

9

1920年,朱復戡全家福,攝于上海

客居泰岳之下的朱復戡

最后,在百般無奈的境況下,朱復老于“大月近”時期輾轉來到了山東工作,而為我們熟悉的“戶口”、“檔案關系”等也隨之遷往山東,故朱老去世時,持有的還是山東戶口,朱老可謂已成一真正“山東人”也。朱老來到山東謀職工作,是其無奈之下的被動選擇,但是他也借此避過了“文格”十年的紅羊劫難,蓋他的“老家”上海是“文格”禍亂、爭斗激烈的重災區,若檢點與朱老同輩的上海書畫名家,如沈尹默、白蕉、馬公愚、錢瘦鐵等等,大多都在“文格”之亂中蒙難離世。可以斷言,以朱老曾有的人生經歷,其時他如居滬上不敢說必死無疑,起碼也要被當時的形式扒下一層皮。故而,人生可問,命運不可問,人生中所謂的好事、壞事是隨時隨地可以互相轉化的,此正是“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也。

10

晚年的朱復戡與徐葳

11

朱復戡畫松、劉海粟畫梅

12

夏伊喬畫竹、徐葳題詩

朱復戡為徐葳所刻“葳娘”印

邊文釋曰:

沉醉一生書畫刻 欲攀峰頂歲云遲。

晚來紅粉感知己 勖起消沉老藝師。

癸亥 朱復戡

劫難結束后,耄耋之年的朱老已是年老體衰,諸病纏身,他在上世紀80年代初,回滬求醫時,既居無定所,又少人過問,此時徐葳老師出現在了朱老面前,由此徐葳老師陪伴朱復戡老走完其暮年的生命旅程,成為他老人家最后一位紅顏知己。徐葳老師過往的經歷,以及她是如何同朱老走到一起的?我并不確切了解。但是,從朱老贈她的詩文,包括朱老為其所刻印章的邊文中可窺,朱老對她的情感十分真摯。朱老生前即立有遺囑,明確個人的所有遺產,在他歿后全部歸屬于徐葳老師,由此乃知,朱老生命最后階段最厚重的深情盡付此一人而已。

13

徐葳草書作品

徐葳老師與朱老的年齡相差在30歲以上,是典型的老夫少妻,兩人共同生活的時間應該不會超過十年。在這不足十年的短暫歲月中,徐老師要照顧朱老的起居飲食,還要幫助朱老打理各種社會事務,留給自己空閑的時間當屬有限,可她就是在這有限的時間內,師法朱老的法書庶幾達到了亂真的程度。

夫婦間同為書家,字跡相似者很多,如沈尹默與褚保權,沙孟海與包稚頤,劉海粟與夏伊喬等,然前述三對夫婦的字跡僅僅能評為相似,不能評為絕似。朱與徐的字卻能稱絕似,徐老師如為朱老代筆,當無一點問題,外間人恐無法看出徐代朱筆的玄機。徐老師天生麗質之外,無疑又天賦異稟,這從她善于學書的成就中足以印證。

14

青年時代的徐葳

近廿年之前,我在山東曾有幸與徐葳老師有過一面之緣,她老人家告訴我,“書法寫得好的人,一定是’眼根’特別發達的人”。我理解她說的“眼根”發達,應該是指觀察力和模仿力極強的人。惜當時時間倉促,未及詳細請益。可是她說的這句話,至今記憶猶新,不能忘懷也。

去年五月,徐老師在上海乘鶴西去,步入天國,享年86歲。她和朱老可以在天國里重逢了,她和朱老曾經定下的三生“鴛盟”,又將在九天之上重新續寫了……


【責任編輯:閻靜】

視頻推薦

圖片新聞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