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9日
國際刊號:ISSN1004-3799 國內刊號:CN14-1155/G2 郵發代號:22-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我眼中的師傅張愛光

2020年11月26日 來源:記者觀察網

微信圖片_20201126161118

張愛光

小個子,厚嘴唇,瞇眼睛,碩大的額頭,有點謝頂的腦袋,一年到頭幾乎沒穿過一件像樣的衣服,白花花的石粉當綴飾,一輛破舊自行車相伴左右,臉上總習慣性地掛著謙恭的微笑,話音很輕,甚至有點訥言,看上去真是普通得有點土的人。

這個人就是我的師傅張愛光。

師傅出生于1959年8月,老家在浙江省青田縣山口鎮,他的頭銜多得一下子還真數不過來,當然,分量最重、最有本色的還是“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以及獲得過全國勞動模范”的稱號

面對撲天蓋地的贊譽,師傅顯得很淡然,對有些人的過度拔高甚至會生氣。有位師弟對他說:“您太厲害了,我這個當徒弟的臉上很有光!”他指著跟前一件大型石雕件反問:“你們得意什么,覺得我有這塊石頭高嗎?我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這么多年來,師傅一直都在從藝道路上困厄苦痛中踽踽前行,所以他保持著常人所沒有的一種清醒。

1976年,青田石、青田石雕還停留在一些書畫著作的夾縫里。師傅高中剛剛畢業,正值青春年少,難能可貴的是他真心喜歡上了石雕,于是他就跟著姨夫高樹堯走上求藝之路,高樹堯是鎮上的石雕老藝人,師傅學會雕刻一些花花草草、牛羊狗猴,以此掙點錢來貼補家用。三年后,他又拜山口鎮當時已遠近聞名的倪東方為師,成為倪大師的第一代傳人。從他拿起雕刀至今走過了40多年,從血氣方剛的小伙子變成了年逾花甲的長者。

過去青田石雕的生產環境異常簡陋落后,從選石、相石、鋸石、打坯、雕刻、封蠟、拋光等一系列工序中,需要不斷操持鋸、鑿、錘、刀、鉆、銼等原始粗笨的工具,開展石雕創作對體力消耗很大。

炎夏酷暑,石雕作坊里就是一個蒸籠,石頭摸上去都是燙手的,刀鋸一動,石粉飛揚,頃刻間一臉一身,汗水和著粉塵,油膩膩順著脖子流到褲腰上。肢體上的碰傷、劃傷接連不斷,被汗水浸泡,又癢又痛。為了避免中暑,必須時不時從悶熱的作坊里跑出去透透氣,反正一天下來,渾身沒一塊干的地方。都說“江南半年夏”,石雕業從事者一年里得在汗水里泡上四五個月。

冬天來了,雖不像北方滴水成冰,但石頭和那鐵制工具也是透骨涼的。手凍得僵硬,“哐當”一錘子砸下去,石頭沒破開,虎口卻常常被震得鮮血直流。“做鏤空”是青田石雕獨門工藝,關鍵處危如累卵,動刀時必須心細如發,幾個小時堅持下來,握刀的動作僵住一般,吃飯拿筷子連菜都夾不住。

一年下來,石雕藝人沒有閑暇,也顧不上其他,滿眼都是石頭,兩耳噪音,一身粉塵,四肢酸痛。按行業一般規矩,當學徒必須撐得住三年,要學精技藝必須熬得牢十年,師傅一口氣挺過了四十年!

在很多人的眼里,師傅就是個“一根筋”的人。40多年里,無論石雕市場如何跌宕起伏,無論面對社會上什么樣的誘惑,師傅能夠始終初心不改,淡定地拿著一把雕刀雕琢自己的生活。

剛入行的時候,師傅樸素地覺得,青田石是得天獨厚的,能讓自己插上一雙隱形的翅膀,堅信會帶來無限的希望,所以他一直堅守自己的選擇,嘔心瀝血為之付出。

“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1994年,在師傅從藝第十八年頭的時候,他迎來了一個重大喜訊——作品《蘿卜》技壓群芳,斬獲首屆浙江省鄉鎮企業優秀工藝品展評一等獎,這對在藝術夾縫里匍匐了整個青春的師傅來說,極大地增強了他繼續在石雕創作上奮力探索的自信和決心。他從此一發不可收,佳作紛呈,聲名鵲起,登堂入室。

1995年7月,他被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和中國民間藝術家協會授予“民間工藝美術大師”稱號;1998年,在重達150公斤的雞血石上創作的《五百羅漢》在首屆中國國際民間藝術博覽會折桂;1999年,《五谷豐登》代表浙江省選送到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2000年,《空山鳥語》在第二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精品展暨第三屆中國工藝美術優秀作品評選會上勇奪金獎;2001年,《秋色可餐》獲第三屆中國工藝美術精品博覽會金獎;2003年,《日照春江》《映山紅》雙雙獲得國家級工藝美術精品評比金獎,《日照春江》還被中國工藝美術館列為珍品收藏……

師傅生在農民家庭,他繼承了祖輩勤勞善良、忠厚老實、剛毅執著的優秀品質,做事腳踏實地,碰到困難越挫越勇。自己當學徒時,為學習石雕創作傾注全部的體力和心力。當師傅帶徒弟了,即使是工藝美術大師,他也特別重視身傳言教,事必親躬,操刀不輟。

師傅的雕刀之下點石成金,雕出了青田歷史沿革變遷的動人故事,雕出了詩畫歲月和極具煙火氣的生活,雕出了一番至理人生感悟,更是雕出了一輩匠人身上那鍥而不舍、虔誠細膩、刻苦堅忍、忘我奉獻的精氣神!

師傅勤奮、刻苦、堅韌,是他走向成功的必然原因。但僅靠這些顯然是不夠的,離開天賦和智慧,就缺乏豐富的想象力和捕捉藝術內涵的能力。師傅的作品,無論是色彩還是造型,都體現了巧妙的藝術構思,展現出深厚的美學功底。

青田石雕的傳統風格是以寫實為主(印章除外),俏色、俏形、鏤空是青田石雕的典型特征,由于師承不同,石雕界自然形成了各種流派,如人物派、動物派、山水花草派等,各具特點特色。

過去,大家在創作上習慣按照“按圖索驥、題材主導”的模式,也就是想創作什么就去找自己認為合適的石頭。師傅認為這是石雕創作上的樊籬,它至少造成三大惡果:一是限制了技藝創新;二是浪費了寶貴的石料資源;三是無法實現與時俱進。所以,應該到了打破它的時候!

而觸動師傅是這樣一件事,師傅有一次讓一個師弟去買塊做荷葉的石頭,徒弟去了大半天也沒有回來,師傅不放心趕到售賣石頭的地方,發現師弟還在石頭堆滿頭大汗拼命翻找。師傅說:“這么多石頭,你很快就可以挑到一塊的!”師弟說:“這些都不適宜做荷葉呀!”這讓師傅陷入了沉思,徒弟來之前腦子里先畫好了一張荷葉的模樣,然后他就去找自認為長的像荷葉的石頭,老天爺能真的把那塊石頭正好放在這一大堆里嗎?沒有那一塊,這一大堆在徒弟眼里都是廢料。如果這堆石料沒有人挑去做其他題材呢?難道剩下的就和過去一樣,鋸成篆刻練習章,或者當成廢料打石粉?

師傅愛石惜石,面對現狀,他覺得有責任率先作出改變。于是他在石雕界廣泛呼吁愛石惜石,并提出要把“主題先行”變成“主題隨石”,即把“帶著主題找石頭”變成“看石頭提煉主題”。

寫實作品絕大多數是靜物寫生,它本應產生于對豐富多彩的社會生活的藝術臨摹,不同時代的社會生活,不同民族的思想感情、心理素質、道法規范是它的根基。然而,青田石雕表現當下時代發展主題的作品相當有限。

師傅決心讓傳統創作吸收新的營養,使作品有勇氣從單純的寫實當中走出來,盡可以多體現寫意風格,推動石雕工藝加快繼承和發展步伐,更好地適應現代審美需求。他積極倡導鼓勵大家參加技藝培訓,爭取赴藝術學院學習深造、開闊視野,豐富提升藝術想象力,培養更多的“異想天開”。

通過幾年的努力,“主題隨石”創作理念得到普遍認同,表現的題材更加廣泛:金戈鐵馬、樵夫炊煙、漁歌唱晚……石雕創作呈現出妙趣橫生的喜人景象。

師傅在創新上有了更多自信,進而開始對鏤空這一傳統技法進行更深層次的思考。他曾做過幾次試驗,先將原石稱重,作品完成后再過秤,發現重量銳減了30%,有的竟高達60%。不少寶貴的石材變成了粉塵沖入下水道,并且雕刻過度的作品細微之處極易破損,在雕刻進還非常費時費力。資源是不可再生的,亡羊補牢,猶時未晚!

師傅覺得要推陳出新,必須要有好點子、新點子。于是,他在石雕界當起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他大膽地提出了“非雕”理念,師傅所謂“非雕”,并不是對原石不動刀,而是在作品構圖中,把大部分原石納入作品的有機整體,根據需要進行局部淺雕,將自然美和人為美融為一體,充分展現作品的藝術質感。他之所以推崇“非雕”,就是對傳統創作中的大雕大鏤現象說“不”。師傅以自己被中國藝術館珍寶館收藏的作品《日照春江》為例演示傳播這一理念,使“非雕”技法逐步得到廣泛推廣。

師傅做事低調,不貪圖生活享受。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對石雕事業那份敬畏和嚴謹,這從他“坐飛機千里追小鳥”的故事就看得出來。

有一次,他要在北京舉辦作品展,十幾件作品交給徒弟提前護送赴京。裝箱前他對一件大型作品上的小鳥翅膀作了3厘米的線條修改,按工序修改后要先封蠟后拋光,因為趕時間,徒弟們封蠟后未拋光就直接裝箱送往溫州機場。事后師傅詢問:“拋光了嗎?”徒弟據實回答:“修面太小了,外行人細看也看不出來的。”“不行,馬上去機場!”當他風風火火趕到機場時,作品搭乘的飛機已經起飛,他緊接著買了下個班次的機票,直飛北京去處理作品后續拋光問題。有人問,為這小鳥身上兩三厘米的一條羽紋,你花了三天時間和幾千元的路費,值嗎?他說這是藝人應有的態度,是做人應該保持的品質!

師傅對待學藝問題極為嚴苛,“斷刀教徒”就是一個例子。那一年,師傅教剛入門一年的徒弟學磨雕刀,按要求應磨成斜面。他先獨立地示范了一遍,又仔細地手把手教了兩遍。徒弟上手后,最終磨成了凸圓,屢次糾正后仍改不了。鎢鋼刀又硬又脆,本來不長的刀頭眼看都快磨完了,還是老樣子。“子不學,斷機杼”,師傅急了一把奪過雕刀,插在石縫里一摁刀頭斷為兩截,徒弟嚇得愣了一會兒說:“老師我今天一定學會!”經此小插曲,徒弟竟很快磨出了合格的雕刀。

師傅對待徒弟又有“嚴慈相濟”的一面。他收徒約法三章,有“三訓三不訓”之說。“三訓”即訓“干活不認真”,態度決定一切;訓“同事不團結”,兄弟齊心其力斷金;訓“有困難不匯報”,有難處不講是不信賴師傅。“三不訓”即“臨下班前不訓”,批評不一定都對,不能讓徒弟帶著委屈吃飯;“自己情緒不好不訓”,壞情緒會傳染,影響創作思考;“不知情不訓”,不知者無過,打你等于打我。這些雖不成文,但貫徹執行很嚴格,徒弟都能遵從理解,就在于師傅能夠做到“以慈養嚴”吧。

在生活上,師傅愛徒如子。徒弟或家屬生了病,他都親自幫忙聯系醫院和醫生。有一次師傅在外地,從師母的電話中得知有個徒弟的妻子生了病,他一邊打電話聯系醫院找醫生,另一邊讓師母送錢派車將病人迅速送醫院,他從外地回來后,第一件事就是趕到醫院去探望。

1998年以來,師傅陸續授徒200余人,徒弟不僅要學習精湛的雕刻技藝,還要學習做人做事的道理。他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有“學藝先學做人,做人善為大”“誰流的汗多,誰收的莊稼多”“你不放棄,就沒人能奪走你的飯碗,沒誰能阻擋你成功”。師傅非常重視徒弟成長,勇于摒棄門戶之見,毫無保留手把手傳授技藝,鞭策徒弟把技藝學精學全,支持大家博采眾長,努力創造條件為他們爭取到高等院校進修的機會。目前,徒弟中有省級工藝美術大師2人、高級工藝美術大師8人、市級大師6人、中級工藝美術師30多人,助師40多人、工藝美術員100多人。他很有計劃地培養徒弟入團、入黨、入工會,鼓勵大家多參加社會公益活動,他的徒弟有的被評為勞模,有的被選為政協委員、人大代表等。

2015年,師傅斥資300多萬購置500平方館舍,專門用于青田石雕技藝的研究、傳承、教育和培訓,并組織開展書法、篆刻交流培訓,讓石雕技藝與更多藝術門類產生交流和碰撞。2001年以來,師傅經常組織中青年藝術家選送作品到北京、上海、深圳、香港等地進行展銷和交流,為擴大青田石雕影響力、增添行業活力作出了積極貢獻。在他的示范引領下,全縣已有500多家石雕企業,石雕行業現已成為青田快速發展的重要文化產業。 

師傅熱心支持公益事業。多年來,他先后向造橋、修路、教育等公益事業捐助人民幣200多萬元,積極牽頭組織華僑、石雕藝人等社會人士為山口鎮中小學校進行捐資助學,籌集330多萬元成立“僑石基金”,其中個人捐助50多萬元;他主持成立縣“愛心助學”聯合會并擔任會長,自2008年以來,累計籌措助學資金800多萬元,共結對幫扶400多名困難學生完成學業。

作為青田山口石雕行業協會會長兼黨支部書記,師傅也是一位黨員,總是身體力行衷心擁護地方黨委、政府的工作,包括籌建山口鎮石雕非物質文化傳承基地、參與開展全縣的“五水共治”,不遺余力地為僑鄉青田經濟社會事業發展作出了應有的貢獻。

這就是與我一起學習工作生活了17年的師傅張愛光。(張通)

【責任編輯:范蓉】

視頻推薦

圖片新聞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