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9日
國際刊號:ISSN1004-3799 國內刊號:CN14-1155/G2 郵發代號:22-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新能源汽車下鄉焦慮充電樁


編者按

新一輪新能源汽車下鄉活動正在全國火熱鋪開。相關調研顯示,目前新能源汽車市場在一二線城市發展迅速,而農村新能源汽車市場整體規模較小,發展潛力巨大。新能源汽車下鄉政策顯然能夠加快滲透進程,把基本盤做大,對于釋放汽車消費潛力、擴大內需意義重大。下沉市場無疑將在未來成為各家新能源車企爭奪的重點。新能源汽車下鄉還存在哪些梗阻?充電設施配套建設能否跟上?《經濟參考報·汽車特刊》連線各地記者,探求新能源汽車下鄉之路。

陜西:新能源車下鄉尚需“跑得歡”

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我國新能源汽車銷量已占到全部汽車生產企業新車銷量比重的約10%。在農村地區,越來越便宜的新能源汽車銷售價格,以及國家、地方出臺的一系列優惠政策,已對購車市場形成了刺激,也開始有農村群眾選擇購買新能源汽車。

不過,《經濟參考報》記者在基層走訪時看到,在我國西部地區,新能源汽車在農村地區的使用受限問題仍然比較突出。有購車者反映,目前新能源汽車的購買者主要還是集中在縣城和一些距離城區較近的鄉鎮,農村地區充電設施普及程度不高,新能源汽車從“跑得動”到“跑得歡”還有一段距離。

陜西省安康市平利縣一位新能源汽車車主王女士就遇到了諸多用車不便的問題。王女士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由于當地沒有公共充電樁,她的新能源汽車使用環境非常受限。

“我的工作需要經常進鎮進村,有時候一天要去多個地方,當天的用車里程就能達到幾百公里。一旦遇到缺電情況,車子沒有地方充電,就會被撂在半路,只能叫拖車來處理。”王女士無奈地說。

王女士告訴記者,整個平利縣,只有縣政府、供電局和鄉鎮供電所才有“公共充電樁”,但這些地方一般不向普通車主開放。“所以我只有去西安時才開新能源汽車,在縣里用車還是首選汽油車”。

事實上,《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在西部地區特別是西北地區的大部分農村的區、縣、鄉、鎮,充電樁的普及程度都遠遠不足。根據陜西省公布的統計數據,截至2020年末,陜西省內的公共充電樁總數為1.7萬根,大部分集中在城市地區。

此外,由于新能源汽車總量少,相關車企的服務在農村地區布局緩慢,服務系統延伸不到基層,農村地區缺乏售后、維修、救援等常規服務,這也讓新能源汽車車主在用車時“心里很沒有底”。

陜西省榆林市橫山區的一位新能源汽車車主白洋說,品牌方所承諾的各類服務,包括緊急充電、設備維修等,在農村地區基本上是無法享受的。“如果是在西安,這類服務可能一兩個小時就能等來相關服務人員;但在農村地區,很可能顯示‘周邊無服務人員’,或者需要等到第二天甚至第三天才能派人上門。榆林地區冬季寒冷,新能源汽車的續航里程會出現下降,目前的服務無法延伸到農村地區,因此駕駛新能源汽車真的很不方便”。

2021年,工業和信息化部、農業農村部、商務部等多部委聯合開展新能源汽車下鄉活動,但受制于西部農村地區的整體用車條件,大部分群眾對購買新能源汽車仍持觀望態度。今年以來,由于購買新能源汽車后的用車效果未達預期,農村地區各類針對新能源汽車的消費投訴也在增加。

近日,陜西省漢中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消費提示,建議消費者明確出行需求定位,合理選擇車輛配置。稱“消費者在選購新能源汽車前,應找準需求定位,充分考慮車輛續航里程是否能滿足自身出行需求及使用場景需求,了解清楚居住小區是否適合安裝私人充電樁,以及所在城市新能源汽車公共充電基礎設施的配置情況,避免購車后因續航里程不足或充電不便造成困擾”。

目前,已有西部省份正在努力扭轉這一局面。根據陜西省政府相關統計,2020年底,陜西新能源汽車保有量約為12萬輛,預計“十四五”末,陜西新能源汽車保有量將達到62.1萬輛。

為促進新能源汽車推廣、提升電動汽車充電保障能力,陜西省已發布規劃,將在“十四五”期間共建設各類充電樁35.54萬根,其中共建設充換電站2691座(含充電樁5.87萬根、換電站20座)、個人及單位自用充電樁29.45萬根。

在針對鄉村地區新能源汽車使用的保障方面,陜西省將結合國省道等公路沿線鄉鎮開展充電設施布局,逐步推進鄉村地區公用充電設施建設,“十四五”期間計劃建設996座充電站(含充電樁約1萬根),力爭覆蓋省內全部鄉鎮。

而在關中地區村組,陜西也將建設公共充電樁0.22萬根,滿足農村地區日益增加的充電需求,尤其是鄉村旅游重點村組。同時,陜西還將結合“十四五”省內公路建設情況,在高速新增服務區建設充電站12座(含充電樁120根),保障新能源汽車城際充電需求。

河北:下沉市場仍存“里程焦慮”

聽到語音提示后刷卡充電,居民隨用隨充、充滿自動斷電……在河北省邯鄲市叢臺區廣樂南小區,新建好的兩個長約15米的白色太陽能汽車車棚一字排開,首批10個新能源汽車充電樁于今年7月投入使用,居民在家門口就能享受便捷服務。

“這些充電樁不僅可以給新能源汽車充電,還能給電動三輪車充電。充電時設備根據充電器功率自動計算價格,充電結束后還可回收充電余額,價格非常實惠。”當地街道負責人告訴記者。

幾年前,不少人對發展中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尚持觀望態度。如今,越來越多的人表示,與傳統燃油車相比,新能源汽車“真香”。

石家莊誠寶行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位于石家莊西三環,該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身邊許多朋友都購買了新能源汽車,對其使用體驗和經濟性特別滿意。

“市場空間巨大,是新能源汽車下鄉的最大動因。”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總工程師許海東就表示,渠道下沉是汽車銷售的大勢所趨,尤其是對于亟須形成規模效應的新能源汽車產業來說,更是不能忽略廣闊的三四五線城市乃至鄉鎮市場。

不少行業專家認為,在社會需求、政府扶持以及資本的刺激下,新能源汽車市場規模會在較長時間里持續擴大,但作為一個新興賽道,新能源汽車行業還存在很多短板,續航里程、充電便利性、安全水平、智能化控制等是發展新能源汽車面臨的關鍵問題。

在續航方面,《經濟參考報》記者走訪了解到,不少有購車意向的人群認為,充電不便仍然是新能源汽車使用過程中面臨的最大問題。農村等地區充電基礎設施薄弱,配電網設計系統在標準方面沒有考慮新能源汽車的使用需求。

蔚來車主李佳聰現居石家莊市區,老家在石家莊趙縣。李佳聰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出了市區換電站太少,還經常碰到車場內非新能源汽車占用充電車位、充電樁損壞等情況。回趟老家在村里充電很麻煩,只有縣城才有為數不多的充電樁。

“一塊電池實際續航不到300公里,在高速上行駛尤其焦慮續航問題。”李佳聰說,電量降到50%就要找地方充電了,不能等到低電量報警時再找,因為擔心遇到損壞的充電樁或者被其他車輛占用的情況。

“現在回滄州青縣老家都不敢開新能源汽車了。2019年第一次開車回家還剩20公里的續航電量,在縣里只找到一個鎖著的充電樁,到如今這種情況幾乎沒有得到任何改善。”在北京市海淀區居住的范女士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基本不敢駕駛新能源汽車去郊區和農村地區,因為每次出行都像是一場冒險。

保定市一位特斯拉車主告訴記者,現在的很多大城市里,新能源汽車充電樁的密集程度還是可以滿足充電需求的。但是,在三四線及以下城市和鄉村地區使用新能源汽車,里程焦慮問題就會凸顯。

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發布的《農村電動化調查報告》提到,目前在售的新能源車型雖然不少,但專門針對鄉鎮使用場景研發的屈指可數,購車選擇相對局限,存在著供需錯位的痛點。

業內人士表示,在河北城鄉公路充電設施的建設和推進過程中,存在部分待改進、需提速建設的領域,一些地區正在不斷探索,以加快適應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快速發展勢頭。

9月7日,2021國際智能網聯汽車與智慧出行高峰論壇在正定舉行。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理工大學教授孫逢春說:“在過去的十年間,我國的新能源汽車在乘用車、客車、物流車等方面快速發展。進入2021年以來,新能源汽車產業進入了智能網聯時代,河北新能源汽車產業將迎來新的發展機遇。”

近年來,在國家及省內政策的引導下,河北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取得了巨大成就,成為車企轉型發展的重要力量。

在新能源汽車推廣方面,2020年4月,河北省新能源汽車發展和推廣應用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提出,全年推廣新能源汽車不低于3萬輛。

2020年7月,河北省印發《河北省汽車產業鏈集群化發展三年行動計劃》,提出將以新能源汽車為重點,實施“強鏈、補鏈、延鏈”行動,推動產業鏈集群化發展,打造新能源汽車研發制造基地。

河北省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和推廣應用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統計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河北全省推廣新能源汽車33071輛,折合標準車39376.6輛。

業內人士認為,在新能源汽車進一步拓展市場的過程中,進一步加快完善基礎設施建設首當其沖,便利高效的充電(加氫)網絡體系將為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打造良好的使用環境。

北京:充電便利度有待提高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最新數據顯示,今年8月,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量首次均超過30萬輛,再創歷史新高,分別達到30.9萬輛和32.1萬輛,環比增長8.8%和18.6%,同比均增長1.8倍。在新能源汽車普及率不斷提升的同時,充電設施的便利性越來越成為廣大新能源車主所關心的焦點。

北京的李女士購買了一輛上汽榮威新能源汽車,主要用于上下班通勤和日常出行使用。“家附近定點的充電樁很方便,一般還剩40%電量的時候就會去充電,半小時就能充滿。平時周一至周五通勤來回一小時也夠用了,基本上一周充一次電。”李女士表示。

近年來,在政策的強力支持下,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迅速。新能源汽車產品在品質方面也大幅提升,續航里程已經從最初的100多公里增加到現在標配的400公里、500公里,甚至600公里以上。續航里程的不斷增加,大大緩解了消費者對新能源汽車的里程焦慮,但充電設施的便利性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消費者的使用體驗。

“去偏遠的地方還是會有焦慮。我的車續航里程是400公里,因此來回超過350公里的地方基本上不會去,但是如果要去的地方有充電樁,單程超過200公里也是可以的。”李女士表示,一般對于距離稍遠一點的出行都會提前作攻略,詢問景點附近是否有充電設施。“比如,古北水鎮雖然屬于京郊,距離比較遠,但充電很方便,比較適合駕駛新能源汽車前往。”

據了解,目前,充電設施仍然是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主要短板之一。社區充電作為車主充電的最主要場景,建樁難等問題依然存在。社區充電樁數量少、利用率低、充電不方便,成為影響消費者購買和使用新能源汽車的一個重要因素。另外,公共充電設施分布不均衡導致用戶需要安裝多個App到處找樁,油車占位、充電樁不可用、充電速度慢等問題也依然較為突出。

居住在北京市西三環附近某小區的吳先生向《經濟參考報》記者反映,新能源汽車在小區充電存在困難。“此前,小區物業以電網負荷不夠為由拒絕新增充電樁,在經當地供電所同意直接拉線供電后,物業仍要求供電所出具一份所謂的‘報告’,這讓我們一家十分苦惱”。

同時,各地在充換電設施詳細布局規劃以及落地保障機制方面做得不夠到位,充換電設施與城市、電力相關規劃銜接不足,導致建設用地和用電保障仍然存在問題。

對此,各地和有關部門加大力度,推進充電設施的建設。國網北京電力今年3月宣布,國網北京電力已在北京市域內16個行政區建成各類充電樁23萬根,其中公用領域的充電樁4.8萬根,當前已實現充電網絡全覆蓋。今年內,還將持續高標準規劃布局充電網絡,圍繞城市中心區、物流基地、高速公路服務區、居民區及周邊、偏遠鄉村等重點區域,進一步提升充電服務保障能力。

據介紹,2021年,國網北京電力規劃在北京境內建設303個大功率直流充電樁,進一步提升充電服務保障能力。重點在城市中心區、大型商超等綜合體建設公共充電設施,加快居民區及周邊充電設施建設。結合老舊小區改造等工程,還在居民區及周邊建設10座公共充電站,進一步解決無固定車位小區充電樁安裝難題。

同時,北京還將構建鄉村充電基礎保障網絡。目前,北京已實現180個鄉鎮充電網絡全覆蓋,國網北京電力將持續推進鄉鎮供電所、旅游景區、特色民宿、偏遠鄉村等區域200個充電樁建設。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最新數據顯示,今年前8個月,我國新能源汽車累計產銷量分別達到181.3萬輛和179.9萬輛,同比均增長1.9倍。新能源汽車滲透率已提升至11%左右。

與此同時,新能源汽車市場連續實現突破,連續六年產銷量全球第一,截至上月底,累計推廣已超700萬輛。業內專家表示,按照這樣的態勢發展,我國有望提前實現2025年新能源汽車20%市場份額的中長期規劃目標。

工信部日前表示,從總體來看,我國新能源汽車市場正處在加速發展期,其續航里程、充電是否便捷、安全水平、智能化控制等方面將是發展新能源汽車重點督促解決的問題。

工信部部長肖亞慶表示,加強推廣應用,加快充換電基礎設施建設,持續開展好新能源汽車下鄉活動,也要抓好公共領域汽車全面電動化的城市試點。希望各地為新能源汽車的停車、充電等提供更多的有區域特點的優惠政策,推動新能源汽車的應用。

山西:縣鄉道路面臨續航難題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采訪了解到,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在市區和高速公路分布較為廣泛,為廣大新能源車主提供了極大便利。然而,在城市郊區或縣城、鄉村區域,充電設施建設相對欠缺。部分新能源汽車車主表示,駕駛新能源汽車在縣鄉一級的道路上行駛普遍面臨續航焦慮、充電焦慮,新能源汽車充電設施建設需兼顧區縣鄉村。

一方面,新能源汽車充電站在縣區、鄉鎮地區設置數量較少。以山西省為例,打開某品牌新能源汽車手機軟件,進入其中的充電地圖會發現,在太原市的城區地圖中密密麻麻分布著上百個充電站,包括快充站、慢充站,以及一些與該新能源汽車品牌合作的免費充電站。然而將地圖向左右移動,特別是在太行山脈以及呂梁山脈的一些縣區,地圖顯示的充電站數量急劇下降,部分縣區只顯示有一個充電站,部分縣區甚至沒有充電站分布。

在地處呂梁山區的山西省臨縣,剛剛購買了一輛新能源汽車的劉先生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今年以來,縣里陸續有了兩個快充站,自己才下定決心購買了一輛新能源汽車,“我的電車續航里程300多公里,有了快充就敢往遠一點的地方跑了”。

另一方面,在一些充電設施并不發達的縣區、鄉鎮,零星分布的充電站由不同運營商承建,一些電動汽車車主為了能及時充電,手機中甚至要安裝十多個充電軟件。以臨縣為例,僅有的幾個充電站分布在特來電、星星充電、e充電、國網等多個充電軟件中。“縣里面哪里有充電站,我們開電動汽車的人都知道。已有的這些充電站都是由不同運營商建設的,因此需要下載多個軟件,才能保證能夠在不同的充電站進行充電。高速口的那個快充是星星充電的,新城的快充是特來電的,城里還有幾個慢充站是其他一些充電公司的。”一名臨縣本地的電動汽車車主說。

記者采訪發現,在山西省的許多縣區、鄉鎮,越來越多的車主選擇購買新能源汽車,奇瑞新能源汽車等新能源汽車廠商在許多縣城都設有經銷商,消費者對新能源汽車的認可度越來越高,縣域新能源汽車市場保有量越來越大。部分車主認為,應加大充電基礎設施建設力度,推進新能源汽車在縣城鄉村地區的推廣和使用。

車主建議,充電樁是新能源汽車可運行的先決條件,充電樁建設應先于新能源汽車的推廣。與此同時,應整合品牌繁雜的充電樁運營商,為車主“減負”。

一些業內人士還建議,提高部分中心鄉鎮地區的用電標準,保證家用充電樁運行正常,并適當共享家用充電樁。《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現行的充電站往往建在縣城,在一些鄉鎮、農村地區則很難見到充電站,一些車主自己安裝的家用充電樁也因電壓等原因而遭遇充電不順暢。“由于電壓不穩,充電總是斷,因此每次使用家樁充電都要重新插入拔出好幾次,這給電動汽車的使用帶來很大麻煩。”山西省一名農村電動汽車車主對記者說,“建議在條件允許的農村、鄉鎮地區進行電力調整,保證充電樁等大功率電器的正常使用。”

【責任編輯:孟鵬婷】

視頻推薦

圖片新聞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